更多与小旋风无弹窗相关的优秀武侠小说请关注鹿晗小说网
鹿晗小说网
鹿晗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好看的小说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鹿晗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小旋风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24  时间:2019-9-9  字数:14749 
上一章   第十八章 色空银空人也空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天亮了,立见六百余名各派弟子由山上掠来,白来乍见他们,立即喊道:“小心地面之毒沙,别过来!”

  说着,他左右开弓的托着两个大箱掠去。

  他一掠出堡,那群人立即欣然行礼道:“参见堡主!”

  “免礼!这是百花帮的财物,偏劳你们先运返敝量!”

  “是。”

  众人立即下外衣包着财物。

  白来来回掠行不久,便送出全部之财物。

  他嘘口气道:“拿得完吧?”

  “没问题!”

  “偏劳各位,我先走啦。”

  “恭送堡主!”

  白来挥手致意,立即掠向山下。

  没多久,他已掠近汗血马,立见它昂首扬蹄欣然嘶叫着,白来上前抚拍马首,立即解索上鞍。

  “走!”

  汗血马立即疾驰而去。

  群已灭,白来愉快的远眺群峰,心神不由大畅。

  晌午时分,他已近白家堡,他立即哈哈笑道:“我回来啦。”

  立听尊龙呵呵笑声。

  白来一下马,—名壮汉立即牵走。

  只见尊龙掠落堡门前呵呵笑道:“来儿!你真是超人!你不但消灭百花帮,更发大财啦!”

  “全仗恩师及大家之调教。”

  鬼见愁呵呵笑道:“来儿,你之表现使咱们这群老古董觉得该退隐了,今后的江湖归你指挥啦。”

  “不!我也要去丁家堡住一阵子!”

  “呵呵!。”

  洪奇川道:“来儿!你不会厚彼薄此吧?”

  “不敢!我一定会一一前往拜访。”

  “这才差不多!呵呵!”

  众人便欣然陪白来入厅。

  小丁诸女立即欣然入厅就座。

  白来便欣然叙述自己的辉煌战果。

  众人一听黄湘活活被烧死,乐得眉飞眼笑!

  白来道:“搬运财物之人没发生意外吧?”

  洪启行含笑道:“平安无事!”

  洪奇川道:“来儿!可否商量一件事?”

  “爷爷太客气了!请吩咐!”

  “各派负创甚重,尤其华山等十九帮派之精英皆阵亡,剩下之人皆需要财物协助复原。”

  白来急道:“我托他们带回那些珍宝,便是要分给他们,如果不足,堡中之积蓄也可以支应。”

  育仁大师合什道:“堡主仁心可佩!”

  怡月神尼道:“堡主真令人敬佩!”

  “不敢当。”

  育仁大师道:“此劫可谓史无前例,黑白两道至少死了三十五万人,无辜之百姓更是死伤无数,唉!”

  尊龙道:“长痛不如短痛,今后至少可以安静一百年。”

  “是的。”

  怡月神尼道:“代价太大啦!”

  洪奇川道:“来儿,大家公推你来执行武林纪律,如何?”

  “没此必要吧!”

  “这只是形式而已。”

  尊龙道:“是呀!黑道主要人物皆已死净,光凭你那白来二字,便可以震慑住他们啦。”

  鬼见愁笑道:“来儿!挂个名吧!”

  “好吧!”

  群豪不由大喜!

  尊龙呵呵笑道:“大家可以饶过来儿了吧?”

  众人不由脸上一红。

  尊龙呵呵笑道:“来儿!你一定饿得很吧?”

  “是呀。”

  “呵呵!先去冲个凉,再好好庆祝吧!”

  白来立即欣然离厅。

  小丁八女跟着白来入房,立即忙着替他宽衣,放水,不久,小真更是替白来背,洪倩倩则替他洗头。

  白来不忍拒绝的任她们服务着。

  不久,他已穿上新衫返回榻前,小丁含笑道:“来哥!你真俊呀!但愿你今世不必再挥剑抡掌啦。”

  白来搂她道:“放心!即使有人敢做歹事,那也只是小角色,根本轮不到我出手,因为,杀焉用牛刀呢?”

  诸女不由一笑。

  小丁啐道:“休狂!当心爷爷他们进来揍你一顿!”

  “哈哈!你们没有瞧见我把那些家伙宰得多惨,活着的人只要听见白来二字,立即下跪叩头求饶哩!”

  “你饶过他们了吗?”

  “不可能!我杷他们的脑瓜子劈碎,他们既然在人间不要脸的做歹事,我就不会让他们带着好脸去间见老祖宗。”

  “格格!你相信有鬼吗?”

  “有!我相信娘一直在默佑我!”

  诸女立即神色一怔。

  白来道:“黄湘的功力既高又含毒,她一掌便劈死九十人,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可是,我却让她活活的自行烧死。”

  他立即叙述黄湘之死状。

  他不知黄湘被唐鸣坑害,所以,他如此迷信。

  诸女却听得为之惊容。

  白来又道:“我单匹马消灭五、六千人,而且有二千余人一直朝我洒毒沙,我就在夜空来回的飞掠及出击。”

  “若非娘默佑,我岂能安全完成任务,所以,我真的感激所有的人包括你们在内,今后,我会好好补偿你们。”

  倏见侍女走到门口道:“恭请堡主及各位夫人用膳!”

  白来便带诸女步入餐厅。

  立见众人站在桌旁报以英雄式的鼓掌。

  白来挥手致意,方始入座。

  育仁大师及各派掌门人一起身,便向白来行礼,再面对众人,立见育仁大师庄容慈声道:“老衲代表各派掌门人宣布一事!”

  众人立即直坐。

  育仁大师道:“为维系讧湖纪律及安宁,自此刻起,白堡主担任监察圣职,若有违纪者,白堡主可以就地正法!”

  “是。”

  育仁大师取出一条方形白巾,道:“堡主,此乃各位掌门人之血书,今后甚盼你多为江湖付出一些心力。”

  说着,他已捧出白巾。

  白来应句是,立即接下血书。

  育仁大师道:“蒙白堡主消灭百花帮,并且慨捐百花帮财物供各派重建,甚盼各位体认白堡主慈心,奋发向上!”

  “是!”“恭请白堡主赐金言。”

  白来起身道:“这份成果得来不易,如今之江湖处处伤痕,得待重建,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正是各位匡俗导正之良机。”

  “在下诚挚希望各位多尽些心力,提供后代子孙有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言尽于此!请用膳!”

  “是。”

  一场庆功宴立即热烈举行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白来一散席,便陪诸女到坟前祭拜。

  小丁道:“来哥!本帮弟子暂将爹之灵骨奉移武汉,近内理该可以和爱神那些银票一起送来。”

  “太好啦!对了!爱神之秘笈呢?”

  “在我的房中。”

  白来松口气道:“到河边走走吧!”

  “好呀。”

  白来便率诸女行向河畔。

  小丁道:“来哥!恩师那些手下该成家了吧?”

  “这…理该如此!他们太辛劳,也该享受家庭的温暖,不过,他们皆已逾四旬,恐怕不易找到合适对象哩!”

  “错了!”

  “错了?为什么?”

  “白堡主之手下,岂会没人爱呢?”

  “哇!你莫非已有腹案啦?”

  “不错!娘在前些时就和我谈及此事,本帮总舵弟子之女儿或亲友之中,有不少适合他们的哩!”

  “她们愿意吗?”

  “一句话!我就等恩师点头!”

  “好!我待会和恩师谈谈。”

  “格格!我一想起他们一起拜堂的盛况,我就乐哩!”

  “你如此有把握吗?”

  “不错!那位姑娘不爱铁汉呢?”

  “好!我替他们先谢谢你啦。”

  “格格!包在我身上吧!”

  他们散步良久,终于瞧见那六百人欣然喊道:“参见堡主及各位夫人。”

  “哈哈!你们回来啦!辛苦!”

  “不敢当!”

  “快交给各位掌门人处理吧!”

  “是!”众人拱拱手,立即掠去。

  小丁喜道:“来哥!你真得人心呀!”

  “大家有缘嘛。”

  “来哥,你对于如今之成就,有何感想?”

  “感恩及欣喜。”

  “来哥,你两天没有歇息,累不累?”

  “不累!我打打停停,常歇息哩。”

  “格格!你真是整惨那群人啦!”

  “不错!他们真是又累又怕哩!”

  “活该!”

  白来哈哈一笑,便陪诸女去逛菜圃。

  白来蹲下去拔掉一些杂草道:“好久没下田了,亲切的!”

  “来哥,我以后也要陪你来拔拔草,浇浇水。”

  “免啦!你着大肚子,不方便啦!”

  小丁脸儿一红,道:“娘吩咐我多运动哩。”

  “好!好!我会带你们来拔草、浇水、摘菜、拾鸡蛋、喂、扫粪,这下子,你们可满意了吧?”

  “差不多啦!”

  白来又去逛过鸭园,方始返房。

  小丁道:“来哥,你到我房中来瞧瞧爱神的秘笈吧!”

  “好呀。”

  两人一入房,小丁便由柜中取出一本小册,立见封面写着“爱神”二字,白来不由笑道:“哇!此人真有意思!”

  他便迅速的翻阅着。

  不久,他嗯了一声,立即翻阅最后那三页。

  小丁啐道:“我就知道你对这儿有兴趣。”

  白来合上秘笈搂着她附耳问道:“你瞧过啦?”

  “嗯!羞死人了,那有人专门研究敦伦之道呢?”

  “你外行!夫妇之道,合夫配地,理该研究,尤其此种妙技,可增添情趣,你不妨多花些心思研究一下!”

  “不要!你早就练成了吧?”

  “有吗?我今始阅此秘笈呀!”

  “少盖了!人家又不是没被你电过。”

  说着,她不由双颊一红。

  “电?什么意思。”

  “不跟你说啦!”说着,她便作势挣开。

  白来吻着她的耳道:“说嘛!”

  “来哥!求求你别逗人家嘛。”

  “说嘛。”

  “你…明知故问啦!”

  “说清楚些吧。”

  “你在和人家那个时,就运功暗算人家,对不对?”

  “你怎会知道?”

  “人家酥软麻酸的要命,真讨厌。”

  “哈哈!口是心非!”

  “讨厌!讨厌!”

  白来心儿一,立即搂吻着她。

  她稍加推拒,立即热吻着。

  良久之后,她呼呼的道:“饶…我吧!”

  “小丁,我方才瞧见有一招颇适合目前的你,来吧!”

  “我…我…”

  白来立即温柔的替她宽衣。

  “来哥!不会有意外吧?”

  “安啦!我负责。”

  “娘不敢说你,她可不会饶我哩!”

  “安啦,不会有事啦。”

  说着,他已吻上她的右峰。

  她娇哆一下,便兴奋的搂着他。

  他来回挑逗不久,她已呼呼的上榻。

  白来宽衣之后,立即站在榻前抬起粉腿。

  她迫不及待的立即向前来。

  白来顺水推舟,立即快乐的出帆。

  她已甚久未尝妙趣,不由热情如火。

  “小丁!小心啊。”

  “不管啦!反正有你负责!”

  “好厉害!以矛攻盾呀。”

  说着,他立即催动妙术。

  “啊!不!不要…这么快嘛。”

  白来便含笑收功道:“节制些!”

  她果真愉快的玩着。

  良久之后,她方始眉开眼笑的安静下来,白来一搂她的酥背,便抱着地步向浴室不时动着。

  她乐得冒泡了。

  一入浴室,她不由喜道:“来哥!我爱你。”

  白来吻着她,便和她泡入浴池。

  两人便温存着。

  情话更是绵绵不绝!

  第二天上午,各派诸人行过礼,立即离去,白来、尊龙入厅之际,他立即道:“恩师,徒儿可否请教一件事?”

  “呵呵!干嘛如此客气,说吧。”

  “小丁想作大媒。”

  “唔!该不会是要替吾找老伴吧?”

  “世上岂有女子堪匹配恩师呢?”

  “好小子!你真会捧人!说吧。”

  白来指向那群壮汉道:“丐帮有不少姑娘,美人难过英雄关哩。”

  “唔!呵呵!当真?”

  “只等恩师点头!”

  “好!吾同意。”

  “哈哈!小丁!娘!行啦!”

  朱玉贞立即欣然掠入房中。

  不久,三十双信鸽已经破空飞去。

  尊龙呵呵一笑,便和鬼见愁道:“亲家,咱们又可畅饮啦!”

  “小弟耳尖,听见啦!恭喜。”

  “呵呵!谢啦!这群孩子苦了大半生,也该轻松一下啦!”

  “是呀!他们忠心得令人疼怜哩。”

  “呵呵!是呀!吾去宣布喜讯。”

  说着,他已扬手道:“孩子们,过来一下!”

  说着,他先行掠向右侧。

  壮汉们未曾听过尊龙如此亲切的称呼,不由怔然掠去。

  他们一站妥,尊龙立即含笑道:“你们瞧见信鸽飞出去吧?”

  “是的。”

  “这三十双信鸽是‘现代红娘’,它们将去武汉通知一百一十五位丐帮姑娘来此地和你们相亲。”

  相亲?

  壮汉们各自一怔!

  “你们跟着吾吃了不少苦,了不少的血汗,吾如今已安定下来,你们也可以成家享享福啦!”

  “是。”

  “吾会吩咐总管办妥此事,你们放轻松些吧!”

  “是。”

  尊龙呵呵一笑,立即返厅。

  壮汉们则神色各异的返房。

  半个时辰之后,总管带着六十位男女搭车返堡,这些人正是城内之裁师父,立见他们各抱着布匹及工具跟入堡中。

  不久,一百一十五名壮汉已在餐厅套量礼服,天不怕地不怕的他们却难为情的脸红及全身不自在。

  不久,又有七十五部马车送来房之寝具及其他物品,下人们及那六百位青年高手立即协助布置着。

  不久,商人又送来采灯啦!

  白来欣喜的和八女里里外外协助着。

  整个堡中,立即喜气洋洋。

  入夜时分,白来陪诸人用膳之际,只见南宫强含笑起身道:“在座之弟兄们若有喜讯,择在下月十五一起办理。”

  不少青年们立即面泛喜

  膳后,便有二百三十七人分别向各大世家主人及洪启行“告假”返乡提亲,洪启行诸人皆欣然同意。

  他们迫不及待的整理行李,便立即跨骑离去。

  白来和诸女正在凉亭聊天,乍见他们离去,小丁不由喜道:“来哥,他们将会在此定居,你否?”

  “之至!”

  “你不怕被他们吃垮吗?”

  “不会啦。”

  “宋哥,咱们目前虽然富裕,可是,为长远之计,咱们该购地放租及购店经商,你意下如何?”

  “经商?咱们要下海呀!”

  “难听死啦!咱们可以购店及雇人经营呀!”

  “好呀!不过,我外行哩。”

  “安啦!我会和妹子们好好商量一下,再和爹、娘及爷爷请教。”

  “好呀。”

  “我打算以白家堡作为店名,生意必然不错。”

  “你把我当作摇钱树啦!”

  “讨厌!说些好听的嘛!”

  “是!”“你同意吗?”

  “欣然同意。”

  “此外,两侧空地之土壤皆很肥沃,可以多种植蔬菜,甚至瓜果呀。”

  “哇!我同意!咱们亦可以多放牧家畜呀!”

  “是呀!”

  她们立即欣然构思蓝图。

  她们一直聊到戌初,方始返房,白来一见小真跟入房,他立即向道:“小真,你一直役说话,你同意吗?”

  “同意。”

  “小真,别太见外,我们皆是自己人。”

  “来哥,谢谢你!我该尊重七位姐姐!”

  “我何其幸运呀。”

  “来哥放心!大姐早已和大家商量购店之事,而且皆在四大世家及岳挑妥一百家店面,有自己人在旁照顾,一定会顺利经营的。”

  “哇!一百家呀?好大的胃口!”

  “唯有如此才能维持堡务及其他开销。”

  “你们真设想周全,谢谢。”

  “别客气,这些店面将从事食衣住行生意,另有十家经营珍宝字画,应该可以产生不少的盈利。”

  “对!人总要食衣住行嘛。”

  “此外,至少要购入两百公顷良田放租。”

  “哇!大手笔。”

  “值得投资!以前因为百花帮作,良田不值钱,咱们可以趁低购入。”

  “对!对。”

  “来哥!我侍侯你吧!”

  白来搂着她道:“小真,你更美啦。”

  小真羞赦的道:“全沾来哥之光,姐姐们皆如此说哩。”

  白来温柔的替她宽衣道:“我希望你们永远快乐。”

  “会的!我有信心!”说着,她已送上香吻。

  绵之中,两人已上榻快活。

  舒畅之中,两人皆足的歇息着。

  十天之后,二百部马车运来一百十五位“准新娘”及她们的家人,瞧她们各提两个包袱,表明已经决定住下来啦。

  此外,丐帮长老裘天仁更捧着白宜信之骨缸下车,白来立即率诸女上前下跪及接过骨缸。

  不久,他们已将骨缸埋入小仙子坟旁,白来亲自立碑之后,便和诸女一起在坟前焚化纸钱。

  良久之后,他们一返厅,便见每位壮汉各和一位姑娘并坐在一起,白来一见这一百一十五对新人,不由含笑道贺。

  他们起身答谢之后,方始入座。

  裘天仁捧着锦盘道:“禀堡主,艾老之珍宝计出售三百五十余万两银子,购地及购田之后,尚余九十八余万两银子,请查收。”

  说着,他又提着一个大包袱。

  白来含笑道:“辛苦啦!”

  他接过包袱及锦盒,便交给小丁。

  袭天仁道:“包袱中包括田店之地伏及租户,店员们之名册、帐册,敝帮每月会送来盈余及租金!”

  “感激不尽!”

  “理该效劳。”

  洪奇川笑道:“不少商人一听说咱们购店,亦纷纷投资,可见他们对咱们深具信心,真是一件喜事!”

  众人便欣然点头。

  不久,一百一十五位新娘于已入餐厅套量喜服。

  白来陪大家聊了一阵子,便带那些姑娘及她们的亲人在堡内外逛着,她们乍见堡后及两侧之菜圃、果园及畜园,不由赞佩着。

  晌午时分,白来和他们入厅用膳,便宾主尽畅饮着。

  膳后,白来便安排一百一十五对新人在厅中聊天,小丁八女更亲切的在旁制造气氛,没多久,新人们已逐渐消除尴尬。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已经一对对的外出散步谈心啦!

  白来松口气道:“比我自己在办喜事还好玩哩。”

  洪倩倩道:“湘女多情,丐帮女子更是大方,不需三天,她们便可以甚为融洽,来哥,你可以放心啦。”

  “对!她们似很欣喜哩!”

  “美人爱英雄呀!”

  “她们不会嫌弃年纪相差太多吗?”

  “不会!女人只渴望有个安全的家,壮年之男人最体贴及负责啦!”

  “有理!我希望她们别有委屈之感。”

  “不会啦。”

  小丁笑道:“来哥,他们明年请你吃红蛋时,你就会知道你白心啦。”

  “是!夫人英明!”

  “讨厌!去拔拔草吧!”

  “遵命!”

  白来哈哈一笑,便带诸女赴菜圃。

  这些菜圃早已由下人们及青年们自动划分区域整理,根本罕有杂草,不过,他们仍然拔得起劲的哩!

  尤其四大金钗罕有机会下田,更是忙得乐不可支。

  她们一直玩到黄昏时分,方始返房沐浴。

  半个时辰之后,白来诸人已入厅陪众人用膳,白来暗中注意不久,便发现壮汉们皆面泛喜,显然大有进展哩!

  他便欣然用膳。

  接连七天,青年们先后结伴各带着姑娘及女方亲人返堡,白来愉快的招呼他们及派人替她们套量喜服。

  由于有三、四百对新人要成亲,总管特地从外地请来二百名师傅协助赶制喜服,堡中更显得热闹纷纷!

  黄昏时分,白来用过膳,便陪诸女在堡中散步,白来望着到处之红采及宫灯道:“真令人愉快!真是喜气洋洋呀。”

  小丁笑道:“是呀!育仁大师及天道长皆送来贺函哩!”

  “他们的消息太灵通了!我原本不想惊动他们呀!”

  “按理说各派目前皆忙于重建,不过,爷爷认为恩师的一百一十五名手下成亲,乃是一件喜事,得好好庆祝一下!”

  “有理!恩师最爱热闹。”

  “是呀!瞧他如此和蔼可亲,真不敢相信他昔年之凶狠哩。”

  “小丁!我是过来人,我体会出拼斗时之狠劲,尤其面对数千人之时,你如果稍犹豫,倒下去的人必然是你!”

  “有理!不过,恩师是一直凶狠数年哩。”

  “他为了自保,他可谓草木皆兵哩!”

  “我一定受不了,那么漫长的紧张生涯。”

  “这正是恩师令人敬畏之处,我也受不了!”

  “不过,我认为你比恩师强!”

  “不会吧。”

  “恩师昔年并未遇上如此多的剧毒呀!”

  “我同意这点,不过,我有不少人协助,恩师却是单独面对世人哩。”

  “这…果真是恩师较强!”

  “强多啦。”

  小丁道:“来哥,可否商量一件事?”

  “说呀。”

  “咱姐妹所生之孩子,可否挑一人做恩师之孙呢?”

  “哇!好点子!同意!同意。”

  “为了表示尊重,我来担任这工作吧!”说着,她不由芳颊飞霞。

  白来喜道:“不了!还是你设想周到!好!”白来便与诸女叙着。

  良久之后,白来便和诸女返房,立见小丁含笑跟入道:“来哥,我方才提及为恩师多生一子之事,你不会取笑我吧?”

  白来搂她入怀遭:“大姐风范,佩服!”

  “来哥!告诉你一件好消息,不过,不准你喊!”

  “哇!一定是天大的好消息。”说着,他立即自动捂口。

  小丁附耳道:“爷爷、爹及娘皆查过我的脉象,我怀了双子。”

  白来双目一瞪,全身连抖。

  他张口叫,却立即止住。

  不过,他仍忍不住的全身连抖着。

  小丁一见他如此欣喜,立即移开他的手道:“小声告诉我,你高兴吗?”

  白来低声道句:“高兴!”立即吻着她。

  兴奋之下,他一吻再吻,将她吻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来…来哥!”

  他唤句:“小丁!”便吻上她的粉颈。

  “唔…来…来哥…”

  他一直向下吻,双手亦熟练的替她解除装备,她嘴泛足笑容,娇连连的任由他爱抚及忙碌着。

  不久,她已全身赤啦!

  他抱她上榻,立即轻抚她那隆起的小腹。

  “来…来哥!快上来。”

  白来如奉圣旨般立即宽衣。

  不久“小来”再入内观光啦!

  “来哥!高兴吗?”

  “快乐昏啦。”

  “好来哥!”

  “好小丁。”

  两人立即欣然共同经营妙境。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尽兴的搂吻及叙着。

  翌上午,白来春风面的率诸女沿着山径下山。

  入城之后,城民们纷纷前来行礼问安,白来愉快的逛了一大圈,方始在晌午时分返房稍歇。

  不久,他们又倍众人欣然用膳啦!

  高照,凉风徐徐,白家堡冠盖云集,各派掌门人及华山等派新事门人带着大部份之人前来致贺。

  三、四万人当然让白家堡热闹纷纷啦!

  各派掌门人趁着拜堂前之空档联袂向白来致谢及邀请白来往访。

  白来欣然同意,便和他们聊着。

  午时—到,三、四百对新人在南宫强指挥之下,步入广场。

  贺客们则含笑在堡外及两侧观礼。

  白来这位主婚人端坐主桌,男女方之亲人陪各派掌门及尊龙诸老坐在两侧,小丁诸女则含笑坐在白来两侧。

  一大串长龙般鞭炮立即沿堡外沿响了一圈。

  南宫强宏声指挥之下,新人们行礼如仪。

  不久,他们已完成大典的步入房。

  南宫强道:“恭请尊龙赐金言!”

  众人立即欣然鼓掌。

  尊龙呵呵一笑,立即站在上太师椅,只见他起右侧管道:“二十五年前,人人怕吾,吾恨人人。”

  “这条腿一失,更令吾决心复出大开杀戒寻仇,可是,吾在成都遇上来儿,吾不但改变主意,更改变了后半生。”

  “吾在欣喜之余,勉各位几句话,人非圣贤,孰能无错?别太苛求别人,退一步,海阔天空,凡事多忍让。”

  “今,吾一手调教又追随吾三十余年之孩子们在各位的祝福下完成人生大事,吾欣慰之余,深致祝福及谢意。”

  “另外的小老弟们一直在危之中悍卫本堡,今天他们得以成亲,火生情,固若金汤,吾诚挚祝福你们!”

  众人立即报以热烈掌声。

  尊龙微微一笑,方始入座。

  南宫强道:“请白堡主赐金言。”

  白来一起身,便含笑起身道:“首先,我谢谢大家,尤其谢谢本城乡亲自幼把我拉拔大,谢谢你们。”

  说着,他已欠身拱手行礼。

  众人立即热烈鼓掌。

  白来又道:“我更谢谢恩师,各位长辈及各位娇之栽培、器重、鼓励及协助,我目前这一切全是大家所赐。”

  “今天的新郎倌都是和我一起出生的好兄弟,今天的新娘乃是不逊须眉又温柔贤淑之江湖奇女子。”

  “这是最完美的搭挡,我何其荣幸替他们主婚,我除了由衷祝福他们之外,更在此宣布一件喜事。”

  “今后,他们将在此定居,有了他们,本城会更安全及热闹,让我们一起来祝福他们吧。”

  说着,他立即鼓掌。

  众人亦欣然鼓掌。

  新人们卸冠之后,亦在此时依序出来向大家致谢。

  热烈的掌声更不绝于耳啦!

  不久,他们一入座,众人便欣然入座。

  鞭炮声中,二千余人已端来佳肴。

  白宋候菜上三道之后,立即持酒出厅道:“今冠盖云集,大家别浪费于敬酒之来回时刻,尽兴吧!干杯!”

  白来欣然一饮而尽。

  立见一名壮汉起身道:“我是蒙人,又一直在练武,我不大会说话,不过,我今天代表弟兄们敬大家!”

  说着,他已端缸灌酒!

  其余之人起身道:“敬主人!堡主!大家!”

  说着,他们已各捧酒缸灌着。

  众人为之喝采着。

  白来哈哈笑道:“够意思!”

  当场便有三百余人各自捧起一缸酒。

  白来哈哈一笑,便率他们仰首灌酒!

  众人立即掌声连连!

  气氛立即热烈着。

  壮汉们依序亮缸之后,方始入座。

  白来喝光那缸酒,哈哈笑道:“大家各干一杯吧!”

  “好呀!”

  众人立即欣然干杯。

  不久,一名俊逸青年起身道:“在下华山秦辉煌,铭谢堡主惠助各振重建,借花献佛,敬堡主。”

  当场便有八千余人持杯起身。

  白来哈哈一笑道:“小事一件!干!”

  “干。”

  众人欣然干杯,立即入座。

  不久,全体新人又举杯向大家敬酒啦!

  按下去各派之人又向白来敬酒啦!

  白来愉快之至,杯到酒干,甚为阿沙力!

  良久之后,总管也率众人向白来敬酒啦,白来哈哈一笑道:“这阵子,你们最辛苦,放心!你们明年有吃不完的红蛋。”

  众人不由哈哈一笑!

  众人干杯之后,立即欣然返座。

  不久,大家的酒脾已开,立即互敬不已!

  一个多时辰之后,城民们已经先来告别,白来送他们出堡之后,立见壮汉们起来道:“恭请堡主过来喝几杯。”

  白来哈哈一笑,立即入座。

  一名壮汉替白来捧了一缸酒道:“谢谢堡主安排这个场面。”

  “哈哈!小意思!我方才已经当众宣布将在明年请大家吃红蛋,你们得恩爱些。”

  壮汉们不由哈哈一笑!

  新娘们则羞郝一笑。

  白来捧缸喝了数口酒,道:“尽兴!今天可别喝醉,一生只有一次拜堂哩!千万别让新娘子失望。”

  哄笑之中,壮汉们捧缸畅饮着。

  白来陪他们喝光一缸酒,道:“尽兴!请。”

  他刚走两步,四大世家那些新郎倌便起身道:“堡主!请!”

  “哈哈!你们存心要灌醉我吧。”

  “堡主海量!请!”

  立即有一名青年让座及来一缸酒。

  “哈哈!这种状元红喝起来顺口,听说醉起来凶悍的,我希望大家尽兴,千万别在今天喝醉!”

  “是。”

  “各位新娘子,你们加入,一起来吧!”

  说着,白来已捧缸灌酒。

  新人们立即欣然干杯。

  “哇…哇!干呀!”

  “呵呵!有人和吾打赌,干。”

  “恩师押我不会醉吗?”

  “当然。”

  白来望向鬼见愁道:“爷爷押我会醉吗?”

  “你怎会猜吾呢?”

  “爷爷的红鼻已泛光呀!”

  “呵呵!好小子!不错!吾押你喝不了这缸酒。”

  “你们赌什么?”

  “天机不可!”

  白来哈哈一笑,一拍开泥封,立即张口酒。

  缸中酒立即如箭入白来之口,鬼见愁苦笑道:“吾甘拜下风。”

  说着,他居然起身唱道:“今朝有酒今朝醉,莫待金樽映烈!”

  尊龙鼓掌道:“好!”众人亦欣然鼓掌着。

  鬼见愁呵呵一笑,立即也捧缸灌酒。

  尊龙亦欣然灌酒。

  白来光那缸酒,肚中之微,亦因为摧动功力炼化掉酒气而霍然消失,他便继续陪大家畅饮。

  黄昏时分,众人方始愉快的散席。

  白来一入房,诸女立即端水递巾侍侯着。

  小丁问道:“爷爷自己贪杯,却拉你下水,我不会放过他。”

  “哈哈!没事!难得有此机会,大家尽兴吧。”

  诸女陪他聊了一阵子,便结伴去,白来怔了一下道:“倩妹!小真!你们不留下来陪我吗?”

  洪倩倩羞赧的道:“我已有喜啦!”

  “天呀!好消息!小真,你也有喜了吗?”

  “嗯。”“天呀!太完美啦!哈哈!”

  小丁含笑一点头,小真七人立即离去。

  “小丁,你走吧!我方才是在逗你们啦!”

  “无妨!我又不是第一次,先去沐浴吧。”

  说着,她已楼入他的怀中。

  白来立即捧她步入浴室。

  “来哥,和你在一起,既放心又愉快!”

  “小丁和你在一起,最愉快!”

  “为什么?”

  “你直、风趣,又…”

  “又怎样?”

  “热情呀。”

  说着,他已吻住撄,小丁立即热情的搂吻着。

  不久,二人之衣物已先后滑落地面,小丁娇呼呼的坐上浴池边沿,白来立即又搂吻着她。

  “哥…别逗了!求求你!”

  “遵命。”

  白来顺势一滑,便安全上垒!

  浴室中便弥漫着“青春进行曲”

  那三、四百对新人更是开始共谱响曲。

  整座白家堡立即笼罩着

  (完)
上一章   小旋风   下一章 ( 没有了 )
豺狼虎咽天才赢家落剑吟妙绝天下虎过山冈江湖傻小子飞天猫霹雳先锋凌峰射雕猪哥打通关
您目前阅读的是小旋风的第十八章空银空人也空,武侠小说小旋风最新章节已更新供您免费阅读,非常感谢您对作者松柏生的支持,想要阅读更多与小旋风无弹窗类似及相关的优秀武侠小说请持续关注鹿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