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与女招商局长无弹窗相关的优秀综合其它请关注鹿晗小说网
鹿晗小说网
鹿晗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好看的小说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鹿晗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女招商局长  作者:史生荣 书号:39595  时间:2017-9-6  字数:8183 
上一章   7、美女教授(2)    下一章 ( → )
  主任说,这样的事情不能仅凭分析,如果这事让方刚听到,你们俩的矛盾肯定会进一步化,我的意见是这样,不利于团结的话你再不要在别人面前说,同时你也要从自身找找原因,因为我也早听到人说你和伍向明关系特殊。我想听听你的真心话,你和他究竟有没有感情方面的事情,如果有,也不是什么坏事,如果没有,我们就不怕别人说。

  这个问题让她难以回答,和伍向明的事,就像一团膛,特别是夜深人静,一个人睡在空的大上,这团麻就折磨得她辗转反侧。理智地想,伍向明比她小五六岁,这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障碍,但感情却难以让她理智,特别是那双黑眼睛高鼻梁组成的冷峻面孔,就像一条勾魂的绳索,牵着她使她徒劳地挣扎却无法摆。要命的是她判断不出他是不是一时的冲动,如果他面前再有一位年轻的姑娘,他是否还会爱她。离过婚的女人对婚姻就不能不更加慎重。从人们对这件事的看法来看,她和他的接触人们是认为不合适的,甚至是不道德的,否则也不会有如此的流言飞语。单身女人真难。柳南哭了。她擦把眼泪说,我也说不清,我心里特别难受。

  主任四十多岁,比柳南大不了多少,也许他是主任,他以长者的口气说,有一点我不得不提醒你,伍向明来自边远的基层,对城市女人可能有一种崇拜和好奇,再者你还不老。女人老得快,现在的社会越来越向男权化方向发展,男人找女人容易了,当你老了的时候,问题就可能相当麻烦。

  柳南担心的正是这些。她心里更加难受,她什么也不想再说。

  回到教研室,一份教学任务通知书摆在桌上,伍向明说是教务处派人送来的,说动物遗传课情况有点变化,教学任务也做了些调整。柳南感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细看,果然授课教师变成了方刚,讲课期从明天就开始,授课时数也增加到每周十个学时。开学到现在只有一个多月,柳南略地算算,方刚把这门课讲到放假,评教授所缺的课时数就凑够了。这简直是明目张胆的强盗行为,他们根本就没把我柳南放在眼里。按正常程序,教学安排要由教研室报到系里,再由系里报到教务处,然后由教务处下达教学通知书,现在不经过基层同意就中途撤换教师,简直是欺人太甚。愤怒让她顾不得多想,她愤然拨通教务处长的电话,质问这是为什么。处长说他不知道有这事,让她问问教务科。再拨通教务科长,科长说根据教学情况,教务部门有权对教学作出调整。柳南问为什么,科长说原因不好说,最好还是不说。在柳南的追问下,科长才说这要从你自身来找原因,你应该想想你是否能够胜任这门课的教学,比如上学期考试有百分之二十几的学生不及格,这是为什么?

  柳南无力地扔下了电话。她清楚,方刚不仅活动通了各路关节,成功地夺走了她的课,还在她的身上寻到一个致命的攻击点,他只需轻轻的一击,就将对手置于死地。上学期有许多学生不及格,这使她认为这门课越来越显得重要,便有意给学生加点压力,将考题出得难了一些,没想到这竟成了对手攻击的靶子。她不由得想到加之罪,何患无辞。柳南无力地坐下。过去,她一直看不起方刚,在方刚面前,她从来都是感到骄傲和自豪,现在看来,他是那么强大,她远远不是他的对手,只要他需要,他轻轻地一动,她就会变得四分五裂。她从没感到自己是那样渺小,那样不堪一击。一种孤独和无助,紧紧地迫着全身,她全身趴到桌上,再也无力去动一动。

  也许什么时候停了电,昨天放到冰箱里的菜和饭发出了阵阵酸味。柳南拉开卫生间门,将剩饭一下都倒进便池,然后扔下碗,上蒙头躺了。

  她找了校领导,领导几乎一个腔调,说这事归教务部门管,他们这样安排也许有他们的道理,你还是再和他们商量商量。这样的结果让她心寒。没离婚时,丈夫在外事处兼任翻译,虽然没什么权,但里里外外的事都打点得有条不紊,什么大事都不用她来心,结婚时,别人都在单身宿舍结,他却要到了这套一室一厨还带个小厕所的房子。现在,再没有一个人来为她说话,为她分忧。柳南伸出头环视屋子,屋子很小,但她仍感到空空,了无生气。

  天完全黑了下来,窗外该亮的灯都亮了起来,灯光照进屋里,灰暗阴沉,如同荒冢。她突然有种倾诉的强烈望。她翻身找到丁放的电话号码,拨通了丁放的手机,她开口便说,你立即来我这里一趟,马上就来。

  丁放竟没听出她的声音,犹豫一下问:你是哪位?柳南说,看来你的情人不少,我是你的N号情人柳南,如果你还能记起我是谁,请马上来一趟。

  丁放一下笑出了声,又很快打住笑,问,出什么事了?柳南说,没事,只有等你马上来这件事。

  丁放说他正在和人谈话,等一会儿去行不行?柳南说,不行,迟一分钟来我就没一点事了。说完放了电话。

  柳南拉亮灯,屋子里很。这阵子整天忙实验,屋子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收拾一下了。柳南简单打扫一下,便不想再动。她和丁放是同系不同班的同学,在学校时,她对丁放并没有印象,这可能是他太普通的缘故。毕业后丁放分到了省农委,现在是某厅的一个处长。进一步认识丁放纯属偶然。那年有个县要搞一个发展规划,柳南作为畜牧方面的专家被请去论证,在论证会上就碰到了丁放。因丁放是手握扶贫项目的官员,自然就受到了县官的宠爱,里里外外都围着他转。丁放当着众人的面说他和柳南是老同学,老同窗,并时不时对柳南表现出过分的亲热,使得县官们也不得不对柳南格外照顾,让柳南明显地有一种夫贵荣的感觉。最后一天柳南和丁放都喝了不少酒,丁放坚持要亲自把柳南扶回住宿的房间。其实柳南并不醉,走路也很稳当。丁放也很清醒,他关死了门又坐了不走。胡拉扯几句,丁放便提出要求,并急不可耐地一下将她抱住,迅速卷起了她的衣服,然后将茸茸的嘴拱在了她的上。她本能地反抗,但很快,那种久违了的感觉袭遍全身,她不由自主浑身无力,反抗也变成了主动合。过后,她哭了,这倒不是后悔,是感到委屈,在不征得她同意的情况下就敢动手,显然是对她重视不足,至少没把她这个副教授放在眼里。后来丁放又讨好纠过几次,让她都不明白的是,她每次基本都足了他。

  丁放进门时很小心,进来四处看看没有别人,又看看柳南没有恶意,一下高兴了。丁放说,我现在特别激动。见柳南凄然一笑,丁放一下将柳南抱起,紧紧地抱在怀里,久久不愿放下,说,我知道我是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你终有一天会认识到我。柳南说,我今天心情特别不好,我就想和你说说话,你把我放下,我有些事想和你谈谈。

  丁放把柳南放倒在上。柳南坐起来说,我近几天心里烦透了,就想找个人倾诉倾诉,你今天只是我的一个倾诉对象,你还是坐下,认真听我来说。

  丁放上盘腿坐在她面前,等待着她诉说。此时的柳南却一下没有了诉说的心情,她原以为她会抱着他大哭一场,把心里的委屈全部倒出,可现在却一点找不到那种感觉。她只好平淡地叙说了这些天的事情。

  丁放说,我还以为遇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这种事放到我们官场,再普通不过了。你之所以感到难以接受,是你一直生活在真空里。以前没人和你斗,原因是你本来是个弱者,现在你不一样了,现在你将要成功,将要变成一个强者,在你面前已经有了巨大的利益,这些当然要有人和你去争,这很正常。你应对的办法就是主席的方针,针锋相对,寸土必争。当然,争斗的结果不外乎三种:胜利,失败,有胜有败。不管是哪一种结果,你都应该坦然接受,因为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所以你只能坦然。

  柳南觉得这话不疼不,远不如帮着骂方刚一阵解决问题,但骂又能怎么样。见她不语,丁放说,咱们这么坐着谈话我感到不舒服,腿都坐麻了,不如咱们躺了,我想搂着你慢慢说。

  也罢,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既然这么远把人家请来了,当然不能让人家失望,她只好顺从地躺了。他把她搂在怀里,就没有了说话的望,兴趣不可遏止地转移到了她的身体上。她也不想再听他说什么,自己也不想再说。只好由他。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手,每一个动作都让她满意无比。漫长的过程让她活,直到她没有一丝力气。事毕重新躺下,他这才要集中精力完成说话。他环视一遍狭小的屋子说,现在你也算有成就的副教授了,你应该向学校要一套像样的房子,因为有些事你自己不要求,别人也不会记得你。

  学校近几年盖的房不少,副教授以上都有了像样的新房,但她是单身,单身能住上套房已经不错。柳南不想解释,也不想说话。丁放重新把她搂入怀中,又说,我知道一个弱女子一个人过不容易,我也一直在关心着你的事,一直想给你介绍一个,不知你有没有这个想法?

  柳南觉得这话还中听,她需要同情和安慰。丁放说,我们厅的厅长去年死了老婆,他人很不错,大学文化,年龄也不算大,五十刚出头,很有风度,给你介绍一下怎么样?

  这些年给她介绍的对象不少,官员学者老板,有婚史的无婚史的,但还没有人介绍过五十几岁的,这让她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难道我已经很老了吗?她又一次感到了他对她的轻视,也许当了官都这样,都有一副居高临下的眼光。更让她难受的是他要用自己的情人来巴结他的厅长。柳南冷笑一声说,我看你拍马也拍不到点子上,你们厅长五十多岁了,他其实更需要一个保姆,我觉得我给他当保姆更合适,至于老婆,你还是给他介绍一个年龄更小的,最好是十七八的,就像我一样,我就找了一个大男孩,还是个童男子。

  丁放呵呵笑,说,我的南南,也只有我能对你讲实话,我的话你就权当和你开玩笑。嫁什么样的男人好,这要看你怎么认识这个问题,如果你需要一个坚实的膛,强有力的靠山,那你就嫁他的社会地位。五十出头,正是男人最辉煌的时候,五十出头能当上厅长,全省也就那么几个,而五十几岁的厅长又没了老婆,全省可能也只有这一个,可以这么说,童男子易得,单身厅长难求。对这一点,人们早做了辟的总结: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如果你嫁了厅长,你想想看吧,你还会烦恼什么?

  柳南觉得丁放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老江湖,她不敢想象自己怎么去整天侍候一个半老头子,她盯着他说,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一个不能自立的弱女子,需要傍大款才能生存,你是不是这种想法?

  丁放说,错了,大错特错了,你是一个知识女,而且是一个美貌高雅的知识女,高雅的知识女追求什么?不就是追求一个宽松的环境和心灵的自由吗,嫁一个厅长,房子位子票子,要什么有什么,够宽松的了吧,至于心灵,有一位厅长给你撑着,你想想,有什么东西能够使你不自由,你想要天上的星星,他肯定会爬下为你撑着,你想打败你的敌人,只要你说出丈夫的职务,你的敌人就会自己趴下,你说你还要什么样的自由?有了这样的生活,你这辈子还追求什么?

  柳南说,你再别说了,你说的这些和我风马牛不相及,我就追求我的研究工作,实验研究是我生命的一个重要部分,只有不断地实验,不断地成功,我才能得到快乐,否则你把我供到神台上,我也觉得生活没一点意思。

  完了完了,丁放说,你这辈子彻底完了,既然不想享受荣华富贵,那就只能去做你的实验了,也好,那么我们就说说你的实验研究。既然研究是你生命的一部分,那么你的研究已经取得了突破,也就是说你的生命已经开出了美丽的花朵,接下来就是采摘果实。和这么丰硕的果实相比,被别人抢去几节课,被别人排挤评不上教授,等等等等,又算得了什么?我刚才就想了,你应该加紧研究这种疫苗的工厂化生产方法,研究成功了,那你就是上帝,学校不办厂,我给你找合作对象,保证你要什么条件对方答应什么条件,你要在什么地方办厂就在什么地方办厂,哪里会有什么烦恼。

  合作办厂是个不错的主意,丁放说得对,只要研究完全成功了,那些蒜皮的事又算得了什么。她的心一下开朗了。没想到丁放如此幽默,绕来绕去还真的编织出了一个人生指南,这个指南彻底解开了她心里的疙瘩。她一下彻底改变了对他的看法。她一下搂紧了他,在他脸上猛亲几口,说,真是士别三需刮目相看,想不到你还有如此的大智若愚,我想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厅长。我今天就聘你为特别顾问,人生导师,如果学校不批准办厂,就由你来负责寻找合作对象,把厂建起来,你看怎么样?

  两人谈一阵研究和办厂的事,丁放又问柳南是不是真有一个童男子。柳南红了脸,本不想说,又觉得说出来好,就当丁放是亲哥,说出来让他分析分析。她把和伍向明的事细说了一遍。

  丁放这次严肃了脸,想一阵说,这个问题我觉得你要慎重,我觉得是这样的,他来自底层,现在是学生,还没有多大的见识,他崇拜你,爱慕你,很正常。我虽然没见过他,但我觉得他是个不安分有雄心的人,以后他发展了,壮大了,见多识广了,你却老了,这时候很可能要出现麻烦。你不是个甘为人下逆来顺受的人,也不是个没有自尊能够承受两次婚姻打击的人。第一次婚姻是他远走异国,情有可原,第二次很可能会是被人彻底抛弃,你肯定不能承受这种打击。

  别人都这么认为,也许别人看得更客观冷静,看来这事确实不太合适。柳南心里不由一阵酸楚,她什么也不想再说。

  在实验室,疫苗菌要用新鲜牛犊血来培养,如果工厂化生产,这样的成本就很高,必须找一种替代品。现成的思路有两种,一种是用成年牛血,用一种廉价的办法将成牛血中携带的病菌杀死,使其成为无杂菌血;另一种是彻底抛开牛血,实验出一种人工配合替代。前一种办法可能要简单,成功的把握也大,后一种办法要复杂一些,能否成功还很难说。经过再三考虑,柳南决定高起点研究,分析化验牛血中起作用的营养成分,然后仿制出这种成分作为培养。把自己的想法和伍向明说了,她要伍向明好好想想,也拿出一个实验方案。

  柳南深知实验思路的重要,如果思路不对,就会南辕北辙,将时间和经费耗尽而一无所获。让柳南不满意的是,伍向明根本不去独立思考问题,只知附和她的意思,一直没提出一个像样的思路。也许是他没有执著地去想,也许是他有自卑感,觉得自己的知识和能力有限。伍向明从图书馆查资料回到实验室后,柳南严肃地问他为什么。伍向明站在她面前红了脸,一句话不说。在她的追问下,他突然转身,打开办公桌抽屉,拿出几页打印纸,一把到她的怀里,然后又急忙将门关死,背靠了门紧张地看着她。

  柳南看了几行,才猛地反应过来:这是封向她求爱的情书。她的心猛地跳到了嗓子眼。看眼伍向明,他除了紧张,眼里还有一种真诚的期望。他气变了调说,我这些天脑子里很,啥事都没法干,你能给我个答复,不管是好是坏,我也就心安了。

  柳南镇定一下往下看。信写得很真诚,文笔也不错,字里行间透出小青年的热情和初谈恋爱的稚。她的思绪很快飞到了信外。他多次说过他的情况。大学毕业后,他分到了畜牧局,没想到畜牧局又把他分到了一个更偏远的戈壁牧场当兽医。他形容说,我立即就傻了,立即就想到了“忽剌剌大厦将倾,昏惨惨黄泉路尽”到了场里,场长给我一匹马,说哪个牧点牲畜病了就到哪个牧点去。马由我骑也由我放养,每天牵了这马放牧半天才能吃。我实际成了个放牧员,也就是这时,我下定决心要考研究生。这样的经历,他当然没机会谈情说爱。这么说我是他的初恋。初恋是刻骨铭心的,一般来说也是没有功利的。可是别人的话也不能不考虑,毕竟大了五六岁啊。当她睁开眼睛时,伍向明半跪在面前,一手扶了她坐的椅背,一手搭在她的腿上,双眼深情地注视着她。他说,南姐,你是不是怕别人说闲话,怕影响对你的提拔?

  影响提拔?她一下不知这话从何说起。他见她迷茫,说,你还不知道?最近人们都在说你马上就要当系副主任了。

  这些天她已把副主任的事彻底放下,再没去想它。她说,我怕?我现在什么都不怕,我就怕我老了你还年轻,怕那时的我和你极不相称。

  伍向明说,南姐,你根本不用怕,你老了,我还能背动你,正好我来背你。

  柳南的心一下酥了化了。她一把将他的头揽到怀里,呢喃着说,我的宝贝,姐答应你,但咱们彼此还不是很了解,我想过了,咱们先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充分了解和考虑一下,如果不合适,也不会有什么矛盾和麻烦。

  中午她带他回去一起做饭吃,上楼时,她突然一阵发慌。单元里住的都是本校职工,其中一家还是一个系的。她不由得加快了上楼的步伐,想和他拉开一点距离。进了屋,她的情绪一下很是低落。自然想到了和前夫的恋爱。那时两人走到一起,不但不怕,好像很有一种骄傲,从没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做饭时,伍向明要和她一块做,她不由得看眼对面。对面是一模一样的另一栋楼,两栋楼距离很近,对面的一举一动看得很清。好像对面的人家已经注意她了,她不由得又一阵慌乱,感觉就像偷情养汉。不行。她扔下手里的菜对他说,我们不做了,咱们到饭馆去吃。

  几天来对培养的化验分析,基本搞清了疫苗菌生长所需的营养成分,这些成分并不特殊,完全可以从廉价的植物果实中提取,然后进行工业化生产。柳南打电话把这一消息告诉丁放,说工业化生产没一点问题,但学校方面是否同意建厂仍没有答复,她要丁放尽快寻找一个合作伙伴。丁放和柳南开几句玩笑后,正经地说,像这样的高技术项目,寻找合作伙伴没一点问题,如果你决定搞合作,生物制品厂就是最好的合作对象。但有一个问题,你的研究属于职务发明,产权归学校所有,是否合作生产要由学校来决定,我的想法是我们暂时不考虑产权,先寻找一个合作单位,造出一个声势,如果学校仍不理睬,我们就真的合作生产,如果学校出面干涉,或自己生产,或卖专利给人家生产,你都达到了目的,你的科研成果转化成了生产。

  产权的事柳南倒没有想到,丁放社会知识丰富,他的话不会有错。看来还有点麻烦。不过丁放想的也对,咱们的目的就是将研究成果尽快转化成生产,不管由谁建厂,能生产出合格的产品就行。柳南说,你是我的代理人,你办事我放心,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第二天丁放就打来电话,说已和生物制品厂达成了意向,明天上午九点正式谈判,他要柳南把发表的论文和科研成果鉴定等都带上。丁放提高声音说,明天一早你就在家里等着,厂长用奔驰车去接你,不过你不要太高兴,先说说事成之后怎么谢我。

  柳南小声说,人都被你占了,还说要怎么谢。

  八点刚过,丁放果然领着厂长来接。柳南早在楼下等着,她认不出车是不是奔驰,但看起来确实华贵漂亮。介绍时,丁放特意强调来接的是正厂长,一把手。上了车,柳南就忐忑不安。晚上半晚没有睡着,怎么考虑都觉得这事不妥。她查了有关书籍,科研成果的产权确实归单位所有,这样个人就没有资格和人家谈判。她当时就打电话把担心告诉了丁放,丁放还是老话,要她不要怕,沉住气,保证有好戏。她不知道丁放是怎么和对方说的,估计对方也可能是一般地谈谈。没想到一把手亲自来接。丁放也把事情闹得太大了。丁放看出了柳南的不安,说,柳教授,你以为你是普通老百姓呀,你的大名早上了厂里的红名单,你以为咱们生物厂是干啥的,简直就是美国的中央情报局,别说你的大名,就连你穿开裆到现在干了些什么,他们都清清楚楚,特别是你的研究,早在人家的注意之中,我一提到你想合作,人家立即决定出四个字:全力以赴。不信你问厂长。

  厂长笑了笑对柳南说,没有他说得那么夸张,不过你发表的论文我们早注意到了,也知道你的一些研究情况,你完全搞成功的消息,还是丁处长给我们提供的。

  更没想到的是到了厂里,厂里的职工早已列队,队列从厂门一直排到办公楼门。柳南一下感到有点晕,头脑一片空白,接着就直想流泪。不由得想到学校对她的冷遇,心里又涌上许多感慨。

  却并没有隆重的谈判场面,将门关上,屋里只有厂长书记柳南丁放四人。厂长开门见山地说,我们的目的,就是想把柳教授请到我们厂里来工作,来当总工程师,当研究所的所长,所以今天没有什么谈判,只有柳教授提条件谈要求,只要柳教授提出的,我们厂能够办到的,我们决不说一个不字。
上一章   女招商局长   下一章 ( → )
所谓教授县领导所谓大学常务副县长所谓商人后院[常委大越轨诉讼国家投资中国式饭局我和我的土匪
您目前阅读的是女招商局长的7美女教授2,综合其它女招商局长最新章节已更新供您免费阅读,非常感谢您对作者史生荣的支持,想要阅读更多与女招商局长无弹窗类似及相关的优秀综合其它请持续关注鹿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