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与巨棒出击无弹窗相关的优秀武侠小说请关注鹿晗小说网
鹿晗小说网
鹿晗小说网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好看的小说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鹿晗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巨棒出击  作者:松柏生 书号:38007  时间:2017-8-9  字数:16606 
上一章   第十六章 老魔阴沟里翻船    下一章 ( → )
第十六章 老魔沟里翻船

  “油碧香甲不再逢,峡芸无迹任西东;梨花雨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几寂寞伤酒后,一番萧索烟中;鱼尽寄何由达,水落山遥处处同。”

  笛音徐徐,声悠扬!

  刘朗及胡菲菲易容成一对三旬相貌普通的兄弟逐案对酌低声交谈之际,突听后院传来笛声,二人不由一怔!

  只见胡菲菲推开窗户,瞧着天上的明月,叹道:“朗哥,如此深夜,传来此种笛音及声,令人闻之心伤!”

  刘朗叹道:“哇!菲妹,闻声知意,对方似乎也正在找人哩!”

  说话之中,也走到窗旁。

  “朗哥,咱们进入中原已是月余,怎么一直没有蝉妹的消息呢?”

  “哇!不但没有蝉妹的消息,更无石磐真人师徒及柳庄主之消息,好像这些人已在这个世上消失了!”

  就在此时,笛音再起,声又现:“船明月漫虚空,绿水无痕夜气中;诗思浮涫醅景里,梦魂摇拒构声中。星辰冷落碧潭水,鸿雁悲鸣红蕊风;数点渔灯依石岩,断桥垂滴梧桐!”

  至未了,语音已颤,隐带悲泣!胡菲菲情不自的偎在刘朗的怀中。

  刘朗默默的搂着她,神色一片凄然。

  陡听一声暴喝:“的!三更半夜不睡觉,猛吹这种催魂调,莫非真的活得不耐烦了!”

  声音未歇,院中已出现一位身材魁梧的黄杉中年人,瞧他步法踉跄,频打酒嗝的模样,他分明已有醉意!

  唰…连响,立见三名黄衫大汉掠了过来。

  只见一人拉着中年人的右手低声道:“老大,少惹事,别忘了咱们另有要事在身!”

  那笛音依旧鸣,声却已杏然!

  黄衫中年人手腕一抖,震开那人的手掌,边朝前行去边叫道:“怕个鸟,当今武林有谁敢惹咱们黄衫门!”

  余音倏然中断!

  刘朗的心儿倏然一震:“哇!黄衫门?难道胡老鬼已经大刀阔斧的干上了?”

  他立即凝视着那四人。

  只见黄衫中年人踉跄的顺着青石地面,朝后院的圆拱门行去,别外三三人默默的跟在后头,双手却已悄悄的半握着。

  敢情,他们已暗聚功力,提防着了!

  他们四人喇踏入圆拱门,倏听一声娇叱:“滚!”

  轰…连响,那四人已经手抚膛暴退回来。

  只见黄衫中年人口一张喝道:“丫头,你…啊…”话未落,他的前又中了一掌,身子疾飞而去!

  叭!一声,落地之后。双足一蹬,立即伉头断气。

  田拱门下赫然现出一位神情冷傲,美若天地的白衣少女。

  另外三人骇呼一声:“白衣罗刹!”

  立即向后暴退!

  白衣少女叱道:“留下记号再滚!”

  那三人闻言,硬生生的停住身子。

  只听前头那人颤声道:“姑娘,咱们三人乃是黄衫门手下,尚望姑娘看在敝门主…”

  他的声音未歇,白影朝前疾扑!

  白影一阵连闪之后,立听一阵惨叫声,只见那三名大汉手捂右耳,鲜血淋淋,神情一片狞厉!

  白衣少女将手中之三个耳朵掷在地个,喝道:“滚!”

  只听一名大汉狞声道:“白衣罗刹,你可敢见敝门副门主?”

  “哼!有何不敢!”

  “好!明午时,赡尾岩见!”

  “滚!”

  那三人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挟起黄衫中年人的尸体,立即离去!

  白影一幌,倏然消失白衣少女的影子。

  刘朗却清不自的轻颤着身子。

  胡菲菲轻声问道:“朗哥,你怎么啦?”

  “没…没什么?”

  “朗哥,夜深了,休息吧!”

  说完,缓缓的朝上行去去。

  刘朗身子一震,关上窗户,放下布帘之后,唤声:“菲妹!”

  胡菲菲刚卸下面具,闻言之后,转过身,强作笑颜的问道:“朗哥,有事吗?”

  刘朗内心一颤,足下一掠,搂住胡菲菲道:“菲妹,我的心很,先让我冷静一下,好吗?”

  胡菲菲道:“朗哥,我知道你为了找不到蝉妹,心情一直很,我不会怪你的!”

  说完,轻轻挣开身子,开始衣。

  刘朗心中一阵绞痛,暗忖道:“哇!这些日子以来,我为了蝉妹,实在冷落了她,天呀!我能把我和瑶琴的事告诉她吗?”

  他不由痴立不动。

  胡菲菲上之后,背转身子,躺了下去。

  刘朗见状,身子倏震,一咬牙,迅速衣上了

  只见他轻轻的扳地她的身子,道:“哇!菲妹,我说个故事,给你听吧!”

  胡菲菲默默的点点头,深情的瞧着他。

  刘朗将自己进入李长寿府中的情景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他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朗哥,方才那位姑娘就是李瑶琴吗?”

  “不错!她瘦了!都是我的错!”

  胡菲菲摇头道:“朗哥,这件事怎能怪你呢?这全是孟全搞的鬼呀!事实上琴姐也没有怪你的意思呀!”

  刘朗乍听胡菲菲唤李瑶琴为姐,身子一震,颤声问道:“哇!菲妹,你…你肯接纳她吗?”

  胡菲菲轻轻的点了点头。

  刘朗欣喜的紧搂着她,喃喃道:“菲妹,你真是宽宏大量!”

  说完,左手一伸,朝她的前探去。

  胡菲菲按住他的手掌,低声道:“朗哥,今儿个不行!”

  “哇!为什么呢?”

  胡菲菲红着脸低声道:“人家的那个来啦?”

  刘朗茫然的问道:“哇!那个是什么啦?”

  “你…唉!我该怎么说呢?人家不舒服啦!”

  刘朗苦笑道:“哇!菲妹,这阵子为了寻找蝉妹,我一直将你冷落了,今晚本想补一下,那知,你却挂起免战牌了!”

  “朗哥,真对不起!明晚就可以啦!”

  “哇!明晚可别再黄牛喔!”

  说完,双方小指一钩,姆指一按,双掌一握!

  胡菲菲低声笑道:“朗哥,一瞧你这付模样,人家就是方便,也不敢惹你,明晚有琴姐帮忙,人家就不怕了!”

  “哇!菲妹,你怎么知道?”

  “你方才说她方才诗中之相思及黯然心意,即可证明,只要你明天暗中帮她一把,我敢担保明晚你一定!”

  “哇!菲妹,你越来越黄啦!”

  “格格!人家本就是黄种人嘛!”

  说完,格格低笑着。

  半晌之后,胡菲菲呼呼的推开他,道:“朗哥!保持距离,以策安全!”

  说完,坐起身子,立即盘起双膝!

  刘朗低声叫道:“哇!菲妹,你今晚真的要罢工呀?”

  胡菲菲盈盈的一笑,立即闭目开始调息。

  刘朗苦笑一声,亦开始调息。

  这是座不高的山,但却十分的险峻,山上山下除了峋嵯的怪石,便是生了一种密密的凤尾树了。

  这种凤尾树的枝叶特别的浓茂清晰,枝干是灰白色加杂着小斑点,此岩便因而命名为凤尾岩。

  从岩下往上看,那些遍布的奇形怪状岩石间全被凤尾树给占了,只有一条四五尺宽的小道婉蜒通上山去。

  顺着小道往上行,大约半个时辰即可抵达山顶。

  山顶却意外的平坦,只见就地取用岩石围砌着靠南的大半块地方,至少也有超过一丈来高。

  里面是一排排纵横整齐的石造房屋。

  正对那座生铁铸造的大山门是一片广场上高高竖起一旗杆,飘在上面的是一面狭长杏黄旗。

  深黄的旗底上,什么字也投有,只工绣着一只神骏威猛,双翅展开,宛似旗凌霄的金睛黑翅巨鹰。

  此地正是黄衫门的分舵凤尾岩。

  任谁也想不到,琢究起月余,即已造成连番血雨患风的黄衫门,分舵居然会在如此偏僻、险峻之处。

  晌午时分,一身白衫的李瑶琴及一身青衫的李慕尘,来到了山下。

  只听李瑶琴脆声道:“爹,此地就是凤尾岩吗?”

  李慕尘颔首道:“不错!我在年前曾经来到此处,当时正有一批人在山上癖建石屋,想不到竟会是黄衫门的巢!”

  “除恶即是行善,爹,咱们走吧!”

  “琴儿,留神些!”

  说完,踏前行去!

  倏听一阵细微的破空声音自两侧树之中传了过来,李慕尘一瞧那些蓝汪汪的毒针,不由发出一声冷笑!

  右手一圈,朝前一推。

  数蓬毒针似遇见磁石一般,朝中一聚,迅即又朝树中疾速而去。

  唰唰唰唰!连响中,立即现出五名黄衫人。

  那五个体魄修伟的彪形大汉,五个人全是一脸的络肋胡子,手中也各自执着一把奇异的兵器。

  那是由两只尺许长,牛角形的尖利武器,中间以小指细的铁线缀连而成,乃是黄衫门的独门兵器追魂角。

  它是前锐后岂,十分的沉重,可以握在手中攻敌。

  也能以铁流星的招式飞旋纵衙,伤人于十步之外。

  李慕尘冷笑一声,自背上的包袱之中,取出一把三尺长的钢杖,双手一扯,它立即变成一柄六尺长的钢杖。

  杖头上缀结着月形闪亮薄片。

  那五人不由骇呼一声:“铁心书生!寒铁杖!”

  李慕尘微微一笑,道:“念在你们识得本人的份上,待会本人会让你们留个全尸的!”

  说完,干一,凛若天神。

  只听为首的大汉狂厉呼道:“上!”

  声音尚在空气中飘扬。

  十只追魂角有如十条蓝汪汪的水,挟着锐利的破空声音自十个不同的方向暴而出。

  寒铁杖杖头上薄片猝然碰郎脆震!

  震响在这边,李尘的身形却怂鬼魅般闪进到另一头,杖头薄器已以超越眼的速度,飞快擦过两名敌人的后颈。

  啊!啊!两声惨叫,已有两名大汉朝前栽倒!

  热血似箭般往后疾

  李幕尘倏然大旋,寒钱杖倏起似一条银龙暴翻,在薄片的脆响中,四只声过来的追魂角被震上半空。

  似一道闪电划过般,薄片又透进另一名大汉的咽喉!

  两只追魂角疾而来。寒铁杖疾而上。

  但是,李慕尘在攻出的刹那间又倒折翻,随着迦杖之劲,他整个的身子突然又反弹九尺。

  风如鬼号,杖影漫天!

  嚷叫声中,又有一名大汉被活活的开了膛!

  当曲折的肚肠有如怪蛇般施洒一地之时,李慕尘的寒铁杖已经一连十七闪结束了仅存那名大汉的性命!

  拼起自瞬息,结束于一杀,令隐在远处的刘朗二人几乎透不过气来,两人不由默然无语。

  此时,刘朗的脑海中只有李慕尘方才的招式。胡菲菲却一瞬也不瞬的打量着站立在一旁的李瑶琴。

  李慕尘朝那些尸体瞧了一眼,道:“琴儿走吧!”

  李瑶琴出背上的宝剑,跟随而上。

  两人前行数丈,即又遇到六名大汉的袭击!

  打声及惨叫声中,李氏父女缓缓的朝山上行去。

  一波波的黄衫人相继拦截着。

  在李氏父女朝山上进之际,且容笔者掉转笔杆待一下李幕尘自刘朗口中获悉家中有变,疾驰回去以后情形。

  李慕尘在入夜时闪入院中之后,立见院中反常的有九女在来回视察,他的心中立即一阵子紧张!

  他闪到大厅暗处,只见李长寿及李瑶琴正在听李修德叙述他失足被应贞筱引,又被面覆黑巾的刘朗救出来的情景。

  李长寿听完之后,立即限入沉思。

  李修德摇头道:“那人以黑巾覆面,身材修长,听那声音,不会超过二十岁,可惜他不肯透身份!”

  李瑶琴惊喜的问道:“爷爷,会不会是他!”

  李长寿颔首道:“一定是他!除了他以外,又有谁知道咱们府中有变?”

  李瑶琴惊喜万分的道:“天呀!他果真识武!”

  李长寿颔首道:“在冲阎王孟全的超凡医术之下,他当然会武啦!”

  李修德嘴问道:“爷爷!你们口中所说的他究竟是谁呀?”

  李长寿含笑道:“刘朗!”

  “什么?原来是他呀!怪不得他认得我!爷爷,咱们府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呀?对了娘怎么不在呢?”

  李长寿神色一黯,缀缓的道:“德儿,孟全突然袭击,伤了数名婢女及你娘之后,被我劈死了!”

  李瑶琴及府中诸人早已接着李长寿的代,绝对不可那晚之事,(她当然不知娘及爷爷发生逆伦之事)因此,一直默然不语。

  李修德听完之后,问道:“爷爷,我是不是可以去看看娘?”

  “过些日子吧!她正在闭关之中!”

  李慕尘隐在暗处听完之后,恍悟道:“原来那位少年名刘朗,不知他有没有离胡如曼那妇之手?”

  他沉思半晌之后,立即闪到童媛媛的房外!

  却见童媛媛正盘坐在上,瞧她的气分明没有受伤之状,他不由一怔!

  童媛媛自从遇那次伦惨变之后,真是恸不生,若非为了怕人启疑及除去胡集威这个强敌,她早就自尽了。

  不过,自那夜起,她就一直足不出门!

  此时,她正暗运功力潜听厅中三人之交谈,突觉房外飘来一阵轻灵的细响,她不由暗暗一凛!

  那细响若非她正运功潜听,根本无法察觉,来人的超绝功力立即让她以为是胡集威寻上门了。

  她暗暗的将功少聚于右掌,倏地一扬!

  李幕尘想不到爱会猝然下手,尽管他闪得快,左已中了一掌,闷哼一声之后,迅即转身掠去。

  唰!一声,童媛媛已推窗疾掠而去!

  厅中的李长寿三人闻声也疾追过来。童媛媛乍见李慕尘的背影,全身一震,倏然叫道:“尘哥!”

  李慕尘身子一震,身行立即一顿!

  就这一顿,李长寿已拦住他,只见他身子连颤,唤声:“尘儿,是你吗?”

  李慕尘闻声,双膝一跪,唤声:“爹!不孝儿回来了!”

  童嫒媛倏又想起那件惨事,立即黯然的掠回屋中,同时将窗门关上。

  李长寿暗暗一叹,拉起李慕尘重回客厅。

  李修德兄妹亲热的向爹请安之后,立听李长寿道:“尘儿,你回来得正好!爹有一件事要和你说!”

  房中的童媛媛闻声,以为他要道出那段惨事,不由神色一惨!

  却听李慕尘道:“爹,孩儿方才已在厅外听见你们说的话了!”

  “那就好!省了我又要费一番口舌,尘儿,你怎么凑巧在此时赶回来呢?”

  “爹,孩儿是在潜龙山庄遇见刘朗,听他道及家中有变,才专程赶回,万幸,皇天保佑爹及家人皆安然无样!”

  “喔!可真巧!你遇见刘朗了!”

  “不错!爹,你可知道潜龙山庄乃是赛孔明关哈安的巢,一向机关重重,飞鸟难入,想不到却无端的被一把火烧光了!”

  “孩儿,正在地下室寻找有无可疑痕迹之际,却被刘朗一掌惊出,在敌友难分之下,孩儿竟与刘朗拼了起来…”

  李瑶琴忙问道:“爹,他有没有受伤?”

  李修德笑道:“妹妹,你别紧张,爹不会轻易伤人的!”

  李慕尘苦笑道:“恰好相反,我在力拼之下,竟然不是刘朗的对手,若非他猜出我的身份,我已受伤了!”

  李修德不信的道:“这怎么可能呢?”

  “德儿,爹会折自己的台吗?”

  李瑶琴听得双目异采连闪,含笑不语!

  李长寿欣慰的道:“太好了!正义一方又多了一个高手啦!”

  李慕尘却沉重的道:“爹,据孩儿暗中观察,胡集威已经在暗中网罗高手,咱们不可不慎!”

  若非他不敢提及他与胡如曼之事,他一定会进一步说明胡如曼以黑道高手加入黄衫门之事。

  李长寿沉思半响之后,道:“尘儿,你可知刘朗目前在何处!”

  “刘朗虽有一身超绝的武功,却缺乏江湖经验,如果被胡集威网罗,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

  李慕尘闻言,立即想起刘朗被胡如曼擒住之事,心中一凛,立即说道“爹,孩儿想去找刘朗!”

  “这…你又要走啦?”

  李长寿此话一出,立即又想起那段惨事,神色不由一黯!

  李慕尘以为老父不忍自己乍回家又要离别,心中不由一阵刺痛,可是一想起自己的遭遇,他坚毅的道:“是的!”

  “唉!好吧!你顺便带琴儿出去增点阅历吧!”

  李修德急道:“爷爷,可否由德儿陪爹出去?”

  “不行!你必须留在家中勤练武功!”

  李瑶琴体会出爷爷要自己去找刘朗之心意,默默的回房整理行李之后,立即走入童媛媛的房内。

  童媛媛双目含泪的轻轻的拉着她的手,柔声道:“琴儿,娘祝你早点找到刘朗,见面之后,别怪他,知道吗?”

  “娘,孩儿知道,当初若非他解救,孩儿岂有命在!”

  “那就好!你走吧!”

  “娘,你不送爹爹吗?”

  童媛媛倏然泪下如雨,低头不语!

  李瑶琴双膝一跪,求道:“娘,你与爹究竟有何误会?可否让孩儿求情,你们早点和好如初吧!”

  童媛媛泣不成声的道:“琴儿,待你找顾刘朗以后再说吧!”

  说完,返身抚面暗泣!

  李瑶琴暗中掉了一阵子泪之后,泣道:“娘,孩儿走了,你多保重!”

  说完,一狠心掉头奔出房间。

  童媛媛暗叹一声,立即又掩面暗泣!

  李瑶琴陪着爹到潜龙山庄之后,当然已经找不到刘朗了,两人立即到处寻找刘朗的踪影。

  她在心烦意之下,对于那些窥视她的美之徒及作犯科之徒毫不客气的出手痛惩。

  因此,立即赢得白衣罗刹之号。

  且说刘朗及胡菲菲暗掇在李慕尘父女的身后,一见他们二人已经杀上岩顶,两人立即也悄悄的跟了过去。

  突听二声厉啸,一身黄衫的关哈安已经现身拦住李慕尘,只听他声问道:“你就是铁心书生吗?”

  李慕尘乍见关哈安,立即暗暗调运功力,同时朗声道:“不错!想不到阁下名列武林四异,竞肖屈居黄衫门!”

  “嘿嘿!铁心书生,你究竟是何来历?”

  “无可奉告!”

  “嘿嘿!没关系!老的不说,这个小娘儿会说!”

  李瑶琴闻言大怒,叱道:“无老贼!”

  “嘿嘿!美人儿!打是情,骂是爱,不打不骂,不自在!多骂一点,待会儿老哥哥一定会更疼你的!嘿嘿!”

  李慕尘双目一冷,身子一闪,寒铁杖疾攻而出!

  关哈安一笑,使出开天劈地三十六招抢攻着。

  另外十二名大汉立即布下阵式,使出追魂角攻向李瑶琴,李瑶琴挥动宝剑迅即抢攻。

  另外三十余名手持追魂角在旁掠阵。

  刘朗瞧着紧张万分,便出手!

  胡菲菲传音道:“朗哥,他们一时还不会有险,你先听我解说破阵之法!以便一举尽歼强敌!”

  两人立即退回半山低语着。

  花钱要花在刀口上,救人要救在临危时,胡菲菲故意拖廷了半个时辰之后,才和刘朗重回到岩资。

  却见李慕尘步法散,寒铁杖被震落在地,处外闪躲,关哈安虽然也是气息浊,却已占了上风。

  瞧那战况,不出二十招,李慕尘非受伤不可!

  李瑶琴的情况更惨,只见她的头发散,全身汗下如雨,若非那些大汉打算生擒,她早已巳身亡了!

  尽管如此,她也已进入倒数计时的阶段了!

  刘朗见状,哇!大叫一声,立即扑向关哈安,身来落地,双掌一扬两道掌劲已朝他劈了过去!

  关哈安乍闻那声哇!立即想起刘胡,心中一凛,慌心收招退避,侥幸避过了那两记如山的掌劲!

  轰轰!两声,坚硬的石地立即现出两个大

  碎石飞没之中,刘朗早已使出恨不成钢掌法朝关哈安攻去,十招不到,即巳将他得左支右绌!

  关哈安以久疲之身被刘朗攻得险象还生,立即喝道:“你们这些王八蛋,只会在一旁看戏呀!”

  那三十余名大汉闻言,立即蜂涌而上!

  追魂角迅即朝刘朗的身上要害去。

  奈何,刘朗功力通玄,身形又滑溜,他们又顾忌会伤到关哈安,因此根本无法产生牵制的威力!

  又是十招过后,只听砰!一声,关哈安左中了一掌,鲜血狂之下,身子疾飞而去。

  刘朗正追去,那些大汉已将他拦住了。

  刘朗怒吼一声:“哇!拦我,找死!”

  双掌狂劈着。

  李慕尘早巳将关哈安拦了下来,和他厮拼着。

  胡菲菲在刘朗跃出之际,双手连挥,两蓬毒针飞过之处,立听两声惨叫,已经有两名黄衣大汉裁倒在地。

  胡菲菲趁隙自阵外一阵疾攻,盏茶时间过后,又让她劈死了三名黄衣大汉,阵式立即停散。

  李瑶琴精神陡振,宝剑再度现出寒芒。

  半个时辰过后,那七名大汉已被二女悉数击毙!

  胡菲菲朝那剩下的二十余名与刘朗拼斗的黄衫人瞧了一眼之后,脆声道:“琴姐,你去接应令尊吧!”

  说完,拾起寒铁杖自阵外攻去。

  李瑶琴一见这位三旬男子称呼自己为姐。

  怔了一下之后,立即知道她乃是一名经过易容的少女,心中不由一阵酸涩!

  当她的目光了见关哈安和爹正陷入着苦战之际,叱声:“老贼,看剑!”

  立即一式毒蛇出朝关哈安的左刺去。

  关哈安被刘朗一掌击成重伤,仗着一口真气勉强与疲累的李慕尘厮拼,伤势却越来越恶化!

  陡闻李摇琴叱声,他慌忙一闪!

  李慕尘趁隙一掌劈去!

  砰!一声,关哈安的前又中了一掌,整个的身子立即飞了出去,红的鲜血随即自他的口中洒出来。

  李瑶琴喝声:“老贼,送命吧!”

  右腕一振,宝剑立即掷了出去,啊!的一声惨叫,宝剑穿过关哈安膛,将他钉死在地。

  倏见一名黄衫人右腕一振,一道掌边朝李瑶琴劈了过来,李瑶琴正在残杀强敌,心神一怔,竟然毫不知情!

  刘朗喝声:“哇!快闪!”

  一掌朝那道掌力劈去!

  李慕尘却一把行了过去,向那道掌劲!

  啊!的一声惨叫,李慕尘腹部中了一掌,立即飞了出去,李瑶琴悲呼一声:“爹!”

  立即扑了过去。

  她接住李慕尘之后,只见他嘴角挂着血迹,含笑道声:“琴儿!”

  之后,血一,立即昏不醒。

  李瑶琴顾不得拭去脸上的血,匆匆的取出药丸,入他的口中之后,急叫道:“爹!你醒醒!你醒醒呀!”

  李慕尘身负重伤,兀自昏不醒。

  刘朗及胡菲菲在李慕尘受伤之后,尽展全身功力,猛烈攻击,盏茶时间之后,即已歼杀十余人。

  留下的那六人见状,拼命逃散而去。

  胡菲菲喝道:“朗哥,这些人交给我,快去救人!”

  身子立即追了出去。

  刘朗迅速掠到李瑶琴的身边,道:“哇!小姐,我是刘朗,你替我设法!”

  说完,立即替他把起手腕。

  半晌之后,只听刘朗松口气,道:“哇!还有救!”

  李瑶琴神色一喜,道:“真的呀!朗…”

  她本想叫出朗哥,却又羞涩的闭上嘴!

  刘朗急于救人,无法注意这些,道句:“哇!小姐,请你回避一下!”

  立即开始卸李慕尘的衣衫。

  李瑶琴会意的退出五尺远处,仗剑临时视着四处。

  刘朗解开李慕尘的上衣之后,将他的下裳往下一退,目光一见到那个乌黑的掌印,不由暗暗一震!

  那知,当他见到李慕尘经过自宫的下际,不由惊呼出声,慌忙将他的下裳朝上一提!

  李瑶琴乍闻刘朗那声惊呼,心神大骇,忙掠了过来?刘朗忙喝道:“哇!小姐,你别过来!”

  “可是,家父,他…”

  “哇!没事!没事!你走远一点!”

  说着,又将他的下裳朝上一提!

  李瑶琴虽然诧异万分,却默默的退了开去。

  刘朗忍住心中的惊讶,略为回想冲阎王孟全所授过之医术之后,双掌立即在李慕尘的身上连拍。

  半晌之后,只见他口气,暗暗调匀真气之后,右掌按在李慕尘的腹中双目一闭,缓缓的将真气渡了过去。

  李瑶琴见状,立即小心戒备着!

  盏茶时间过后,只听削!的一声,胡菲菲已经手持寒铁杖出现在岩旁,李瑶琴忙示意噤声。

  胡菲菲会意的放轻身子,掠了过来。

  两人立即默默的戒备着。

  落之际,只听李慕尘闷哼一声,悠悠的醒了过来,耳边却听见刘朗沉声道:“大叔,请起来调息吧!”

  李慕尘身于一挣,正站起身了,倏扣刘朗急道:“哇!且慢!”

  他不由诧异的朝刘朗瞄了一眼。

  刘朗倏然站起身子,故意拉拉一下裳,同时朝二女行去。

  李慕尘见状,抬头一瞧,不由魂飞魄散!

  李瑶琴一见爹已获救,心中一喜,唤声:“爹!”

  立即掠了过来。

  刘朗忙道:“哇!小姐,大叔尚需调息,别去惊动他,对了,你的气不大好,也必须调息一下!”

  李瑶琴低声道过谢谢你!下一药丸之后,果真开始调息,刘朗见状,不由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胡菲菲关心的道:“朗哥!你的功力损耗不少,休息一下吧!”

  刘朗转头一瞧李慕尘已穿妥衣衫开始调息,心中一宽,朝胡菲菲一颔首之后,立即开始调息。

  胡菲菲精明过人,一见刘朗的神情,立知他一定隐瞒了什么事情,她立即暗暗瞧着刘朗及李慕尘。

  李幕尘虽然摆出调息之状,心中却思迭起,久久难以入定!

  他的最大隐密竟被刘朗获悉,他简直愤不生,可是,一想起胡集威未除,他立即又犹豫不决!

  何况,他与胡如曼所生之那位女儿李瑶芸出污泥而不染,他无时无刻的想着要救她出来,他岂可轻生!

  可是,心高气傲的他却又无法解怀被刘朗获知隐密之事,因此,一直到刘朗醒转过来之后,他仍无法入定。

  刘朗功行一周天之后,只觉神清气朗,立即站起身子,他瞄了李慕尘一眼之后神色立即一变!

  他匆勿的掠到李慕尘的身后,右掌贴在他的命门,传音道:“大叔,小侄誓必守住那件隐密,开始调息吧!”

  李慕尘身子一震,暗叹一声,立即开始调息。

  刘朗将功力缓缓的输入他的体内,助他调息一周天之后,长吐一口气,含笑站起身子,却见李瑶琴正对他微笑着!

  她那至诚的笑容,立即令他愣住了!

  李瑶琴见状,羞得垂下头。

  胡菲菲见状,微微一笑,立即也闭目调息。

  岩上立即一片寂静!

  皓皓明月高挂在天,好似在朝这对青年男女微笑着。

  寅末时分,李慕尘自入定之中醒转过来,只觉浑身舒仄,功力似乎进不少立即起身朝刘朗拱手致谢。

  刘朗还礼道:“大叔,请你别如此客气!”

  胡菲菲试探的脆声道:“朗哥,以你和李家的亲密关系,李大叔实在没有必要如此的客气!”

  李瑶琴闻言,羞得垂下了头。

  李慕尘不知爱女已与刘朗有过夫之实。

  见状之后,哈哈一笑道:“这位姑娘说的不错,我方才实在太见外了!”

  李瑶琴闻言,又羞又喜,一颗心儿差点跃出口外。

  胡菲菲取下面具,盈盈一礼,道:“胡菲菲见过前辈!”

  李幕尘连忙道:“姑娘,别多礼!”

  胡菲菲道过谢之后,一见刘朗一直垂首不语,心知他必是难为情。

  立即含笑说道:“朗哥,把面具卸下来吧!粘乎乎的,你不会难受呀!”

  “哇!会!会难受!”

  说着,果真卸下面具,同时以面具护着脸。

  李慕尘仔细打量刘朗一阵子之后,笑道:“刘少侠,此地已经无事,咱们下山去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刘朗忙点头道:“不错!小侄在前开路!”

  说完,迳自掠了出去。

  胡菲菲拉着李瑶琴随即跟了下去。

  李慕尘见状,欣慰的微微一笑,立即跟了下去。

  四人皆有一身不俗的功夫,全力奔驰之下,半个时辰不倒,即已来到一座小镇。

  刘朗敲了一阵子的门之后,四人才走进一家客店。

  那名店小二正在暗骂不已之际,突见刘朗递过一锭五两重的银子,双目一亮,困意尽去。

  颤声道:“公子,有何吩咐?”

  “哇!第一、送来四莱一汤,第二、清理出四间上房,这是赏银,其余的明天一并结收,去吧!”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马上来!马上来!”

  话音末歇,他已接过那锭银子,如飞朝后奔去。

  刹那间,果听一阵脚步声音及低声交谈声音。

  刘朗四人含笑坐下不久,立见店小二送来一盘卤味及一壶酒。

  轻声道:“公子,灶已生火,热菜马上来,请先进点卤味吧!”

  说完,迅速的摆妥酒菜。

  刘朗四人含笑轻酌慢饮片刻之后,一大盘炒及一碗榨菜丝汤已经上了桌。

  四人各吃一口,发觉甚为可口,立即睹赞不已!

  饥饿之下,加上心情愉快,半个时辰之后,四人已解决妥民生问题,望着碗盘见底,四人不由相视一笑。

  只听店小二轻声道:“公子,上房已经备妥啦!”

  “哇!谢啦!你下去休息吧!”

  “是!”李慕尘及刘朗送二女入房休息之后,朝刘朗传音道:“刘少侠,半个时辰之后,我在镇口等你!”

  刘朗会意的点点头,迳自回房!

  半个时辰之后,刘李二人果真已经相继自窗外掠出朝镇口会合了。

  呀!一声轻响,胡菲菲打开房门,走到李瑶琴的房外,正停手敲门,倏见李瑶琴找开房门,伸手肃客!

  胡菲菲入房之后,低声笑道:“吓了我一大跳,琴姐,你尚未休息呀!”

  “是的!姐姐,请坐!”

  “谢谢!琴姐,你知道他们出去了吧?”

  “不错!姐姐,你可知道他们为何要偷偷的出去呢?”

  “我也不知道!没关系,我明儿个向朗哥一问即知道了,琴姐,你比我早认识朗哥,今后,你就唤我为妹吧!”

  “不!不!他对你比较亲近,你又比我年长,你就唤我为妹吧!”

  “格格!好!好!我比较老,我就居长吧!琴妹,你好!”“菲姐,你好!”两人立即紧紧的握着手。

  两人立即低声细语着!

  刘朗随意李慕尘驰到镇口,迅即折入林中,盏茶时间过后,李慕尘盘坐在地上,道:“刘少侠,请坐!”

  刘朗道过谢,也坐了下来。

  李慕尘凝听半刻,确定丈余内没有外人之后,才低声道:“刘少侠,感谢你下午替我掩饰那件隐密!”

  刘朗低声道:“大叔,别客气!恕我冒昧的猜测,你之不幸,一定与胡如曼有着很密切的关系吧?”

  李慕尘双颊肌一阵抖动,低叹一口气,立即将他被胡如曼陷害以及自宫的经过,说了一遍!

  刘朗听得恨恨不已的道:“哇!想不到胡如曼会如此的毒,我真不该替她埋葬尸体!”

  “什么?胡如曼已经死了?”

  刘朗点点头,低声将胡如曼而亡的经过说了一遍。

  “死得好!罪有应得!对了!你有没有见过李瑶芸?”

  刘朗闻言,立即想起那喝醉酒的李瑶芸,心儿立即一阵狂跳,红着脸将那场经过说了一遍。

  李慕尘叹道:“好可怜的芸儿!”

  “大叔,你何不与她见见面?”

  “嗯!我正有此意!以前她一直跟着胡如曼,使我无法接近,为了救她,我必须去和她见见面!”

  “大叔,你可知道她住在何处?”

  “她一直在六盘山附近出现,我相信一定可以在那儿找到她的,事不宜迟,我想即刻动身!”

  “大叔,你不回去见令嫒了吗?”

  “刘少侠,琴儿对你甚为钟情,你如果不嫌弃的话,请你代我照顾她!”

  说完,企盼的瞧着他。

  刘朗以为李瑶琴己将当之事告诉了李慕尘,立即正道:“爹,请你放心,我会好好的照顾琴妹的!”

  李幕尘欣喜的道“朗儿,谢谢你,请恕我再将芸儿也托付给你!”

  “哇!这…不大妥当吧!胡如曼是死在我的手中呀!”

  “哈哈!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我不说,芸儿岂会知道!何况,她一直就很反对胡如曼的所作所为!”

  “哇!芸姑娘也不会同意呀!”

  “哈哈…朗儿,以你的条件芸儿算是高攀了,此事我自会安排,再会!”

  说完,身子一弹疾而去!

  刘朗急忙叫道:“爹!你且留步…”

  “哈哈!你回去吧!免得再发生意外!”

  声音越来越远,显然他已远去了!

  刘朗暗叫道:“哇,简直在强迫中奖嘛!”

  苦笑一声之后,他迅疾朝客店驰回。

  刘朗掠到自己窗外之际,抬头一看已是寅中时分,立即悄悄的到二女的窗外暗中一瞧!

  只见布幔低垂,他也未察是否有鼻息,暗暗松了一口气,立即轻轻的跃入房内,同时悄悄的关上窗户。

  倏觉一双手掌按在他的命门,他大骇之余,就闪开,那知对方如影随形,紧紧的跟了过去!

  他颤声道:“你是谁?”

  只听一阵低沉的声音道:“胡菲菲!”

  说完,格格一笑!刘朗转头一瞧,果然是胡菲菲,立即叫道:“哇…”

  胡菲菲轻虚一声,刘朗立即住口!

  胡菲菲却又格接连笑着!

  “哇!菲妹,你不睡觉却跑来吓唬我,太过份了吧?”

  “格格!谁叫你要到处跑又没有敌情观念哩!”

  “哇!胡教官所训练极是,小生以后定当改进!”

  说完,哈一躬!

  “格格!真乘,念你初犯,暂且记帐,下回若再犯,一并追究!”

  “哇,瞧你人模人样,有板有眼的,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起染坊了,今天如果不教训你一番,下回你一定会爬到我的头上了!”

  说完,身子朝她一扑!

  胡菲菲纤一拧,闪过那一抓,格格笑道:“朗哥,你何必动肝火呢?人家早就爬过你的头上了!”

  显然,她是指两人在快活之时,她曾在上面采取主动!

  “哇!菲妹!你越来越骨了!”

  说着,又扑了过去。

  胡菲菲格格一笑,闪开那一扑之后,道:“朗哥,你不是一直赞美人家的肌结实,充及活力吗?怎么又说成骨了呢?”

  刘朗连扑数下,皆抓不到她,在暗赞她那身法美妙之际,笑骂道:“哇!菲妹,你如果再拒捕,可要从重量刑了!”

  “格格!朗哥,你这个糊涂捕快,放着上的杀人重犯不抓,却来抓我这个小飞女,小心早晚会被炒鱿鱼!”

  说完,格格连笑!

  刘朗闻言,这才发现前的布幔,不但已经垂放下来,另有一双纤巧的华丽白靴平放在前,他的热血立即沸腾起来。

  他立即一想起自己曾在胡菲菲的面前将李瑶琴强自己之情景,比喻为杀人重犯在行凶,想不到胡菲菲却在此时运用出来了。

  他趁她的轻咳一声之后,佯问道:“哇上是何人?”

  “格格,刘府三少李姑娘瑶琴小姐是也!”

  “哇!菲妹,你们…”

  “格格!我们已充分讲通,达成共识,从今以后对你这个氓加强管理,免得在外招摇撞骗,捻花惹草!”

  “哇!冤枉呀!冤枉!”

  就在此时,上突然传出一声噗哧!轻笑。

  显然,李瑶琴已忍耐不住笑出声了。

  刘朗内心不由狂喜!

  胡菲菲挂着神秘的微笑,朝他丢了一个眼色,传音道:“朗哥,好好的轻松一下吧!我去外头布个阵,免得吓死人!”

  说完,打开窗户悄然飘出。

  刘朗低咳一声,立即去衣衫。

  上的李瑶琴闻声,内心不由一阵紧张!

  刘朗光身子之后,钻进布幌后面,立见李瑶琴面朝内侧睡,虽以薄被覆身,玲珑的曲线却毕无遗。

  尤其那雪白的粉颈及酥肩在被外,更令刘朗心猿意马,下的那门大钢炮早已立正了!

  他忍着心里的激动,唤声:“琴妹!”

  李瑶琴身子一震,轻嗯一声,没有应半句。

  刘朗知道她在羞涩,暗一口气,伸出左掌轻轻的搭在她的左肩,轻轻的一扳,立即将她扳转过来。

  却见她美目紧闭,双颊生红,呼吸急促!

  他再度唤声:“琴妹!”

  立即将她搂了过来。

  李瑶琴恍若依人的小鸟,又紧张又欣喜的依偎在他的怀中,心中漪思连连,却又耽心是自己承受不了!

  那知李瑶零昔日在火狐丹情之下,与刘朗狂一场之后,那处女竟被大钢炮摧裂二寸余。

  她内服外数,足足疗养一周,才能下走动。

  此时一见大钢炮再度兵临城下,虽然有菲姐可以作后盾,她却暗暗的耽心自己又要再度休息七天。
上一章   巨棒出击   下一章 ( → )
大唐宗师小李飞刀邪王拈花录纵横在武侠世魔道巨擘系统剑挑红尘武林美女排行西游八戒传急速蜕变易印
您目前阅读的是巨棒出击的第十六章老魔沟里翻船,武侠小说巨棒出击最新章节已更新供您免费阅读,非常感谢您对作者松柏生的支持,想要阅读更多与巨棒出击无弹窗类似及相关的优秀武侠小说请持续关注鹿晗小说网。